文化正文

等着我》:两年帮了五千人怎么做到的

摘要: 吴俊宇(左2)5岁被拐时,对家的记忆仅有那天妈妈给他做了蛋炒饭,这个饱含亲情的味道记忆,成了他寻亲的动力。经过半年多的找寻,吴俊宇最终在节目现场吃到了时隔15年后,妈妈端上来的蛋炒饭。 全中国十三亿人,在茫茫人海中寻人,对于普通人来说,也许需要十年、二十年甚至五十年、六十年,穷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都可能找不到。《等着我》开播 两年来,已经帮50

吴俊宇(左2)5岁被拐时,对家的记忆仅有那天妈妈给他做了蛋炒饭,这个饱含亲情的味道记忆,成了他寻亲的动力。经过半年多的找寻,吴俊宇最终在节目现场吃到了时隔15年后,妈妈端上来的蛋炒饭。

全中国十三亿人,在茫茫人海中寻人,对于普通人来说,也许需要十年、二十年甚至五十年、六十年,穷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都可能找不到。《等着我》开播 两年来,已经帮5000多人找到了失散的家人、朋友。要在短时间找到,并且完成节目录制,是怎么做到的?难度可想而知。制片人杨新刚告诉记者:“观众看到 了一档节目,而《等着我》与其他节目的区别是,观众看到的只是冰山上的十分之一,它不仅仅是一档节目,更重要的功能是一个公益寻人平台。”

没有上电视的求助者也帮了

《等着我》有很多报名渠道,节目开播以来,热线电话没有停过,网站上有十几万报名者,还有很多信件,现在电视台没有哪个节目组还会收到如此多的信件了。这么多的寻人需求,而节目组只是个十来人组成的小团队,如何筛选?又如何寻找?

“我们没有筛选,基本都是看到就找,都在帮,我们没有资格决定别人的命运。”编导涂颖对记者说:“如果你看到他们的故事,这个也不容易,那个也不容 易,怎么选?只能选有代表性的上电视。”节目组为数不多的编导主要通过电话、邮件的方式前期联络,确认事实、线索,帮寻人者填好一份详尽的表格存档,然 后,再发动公安、民政以及像“宝宝回家”这样的寻亲公益组织和志愿者团体一起找人。

《等着我》有十几万志愿者,还在不断招募,制片人杨新刚坚定地说:“请大家相信,每个人都会关注到,每个人的寻亲诉求我们都在跟进,能上节目的是极少数。我们一期节目三个人,全年150多个故事,但是,我们已经帮助5000多人了。”

编导李晗告诉记者,每个月汇总来的报名信息有上万条,编导们平分后逐一打电话,“很多人文化水平比较低,他们的故事一般都不是一气呵成能讲完的,要慢慢引导,一个电话两三个小时,连续几天都要打,方言也听不懂,有条件就约见面聊。”

比找人还难的是心寒

找人有机缘巧合的成分,大多数情况下,只要掌握到详尽的线索成功率很高。找人的过程中,最难的是打开求助者的心扉。每个志愿者、编导们都曾为此受到 过误解、冷遇甚至人身伤害。起初,李晗想不通,“被当事人放鸽子很正常,更心寒的是当事人不信任我们,有时候再追问一些问题时,就有人说,你们怎么这么麻 烦,找不到就算了。或者不接电话,直接把我拉黑。”

涂颖也能理解他们:“现在,坏事有人相信,好事没人相信。你为什么要帮我,我到北京的食宿交通还由你们负责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到我头上?尤其被拐家庭,天然缺少安全感,怕再受到伤害。”

有时候,他们也会感到很难面对求助者的过高期望。李晗说:“那种把你当成唯一希望,可我尽最大的能力也没找到的时候,特别揪心,甚至不愿意告诉他们,至少还存个希望。”

寻人的辛苦不算什么,更糟糕的是心寒,他们穷尽所有力量终于找到当事人时,得到的是冷漠的拒绝。“很多案例,我们帮妈妈找到孩子,孩子过得很好,不 认妈妈。任你再苦口婆心地劝,告诉他,妈妈为了找他受了多少苦,咱们不上电视,就跟妈妈见一面好不好?可孩子不仅不见,还不让我们把他联系方式告诉妈妈。 有一个孩子,收养她的人家条件很好,我跟她说,你妈妈过得很苦,你还有个妹妹已经走了,去世前还想要找姐姐,你妈妈说她有钱,不需要你负担。这孩子还是不 愿意认,说:‘我跟她没有感情。’”涂颖说,遇到这样的案例最受打击,“血脉之间不是有一种天然的联系吗?”

责任编辑:admin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